我想说的,不加隐瞒——贺喵喵

发布者:高小添发布时间:2015-08-29浏览次数:16



有些话一直想说,但是你我都明白,说出来必然无益。但是这从来不是隐瞒的借口。不该隐瞒,借口以披上爱和甜蜜的外衣作威作福。所以我要说,我最喜欢的性格是真实。以前看《看见》的时候,读到一句话:真实自有万钧之力。然后再想到读《1Q84》时的一句话,虽然现在记不起是青豆还是Tamaru说的了:只有真实才能给人力量,无论那是怎么样的现实。我始终相信,真实才能被取信。世上最令人悲伤的话不是种种无病呻吟,只是一句你已不再值得我取信。
    一个人的话语,已经被另一个人完全质疑,那么残存的信任已经不足以支付两个人之间的感情,为什么需要你?所以情愿相信一个我不需要的人,难以相信以语言的虚浮背弃的人。话语是最简单的事情,但是不应该对它不负丝毫责任。这既是对他人的尊重,也是对自我所做所为的检省。我很难想象一个对于言语轻慢的人,会对他人有多么大的深厚的情感。那些整日堆砌着辞藻叫嚣着感情的人,我在心里有深深的避而远之之感。是我个人性格的问题,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我对所有感情与人际交往之间的奢望。
总之,过于浓烈的感情常常使我无所适从。我不能分辨真假,只能付诸一笑;不能兴高采烈的赞同,只能默默无闻的走开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(虽然诸葛亮也是个不折不扣行动上的骗子,顶着卧龙的名,干着龙王呼风唤雨的事。但是,这句话毕竟是他写给儿子的,信他一回?)灼烧得太过于灼烈,火焰湮灭。在燃烧中慢慢的投入整个灵魂,终将不朽。
    我时常想,会不会在向全世界宣告的时候,便有了一种天地间唯我独大的感情,得到注目,也就有了表演的成分。否则,任何感情都是两个人的事,毫无保留的令世人知晓,你到底想做些什么?令他人艳羡?还是令他人崇拜?任何关于感情的事,一加算计,便通通付诸东流。
    常常埋怨自己,总是说话过于绝对,往往显得锋芒毕露。总是要以我为中心,有人说我自以为是。但是,那又怎样?不要把我变得人云亦云,不要试图让我泯然众人。我有我的骄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