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隐况味

发布者:高小添发布时间:2015-08-29浏览次数:13

如果说苏东坡是中国封建时期士人学子的代表,那么陶渊明显然就是千百年来隐士的典范。前者是浸淫儒家思想多年后的产物,是大的历史时期主流思潮影响下的主流产物;后者,就我个人理解,则深谙道法,并且在多数历史阶段,总是非主流的群体。

儒家思想自从诞生以来,尤其汉武帝时期董仲舒提议实行思想统治以后,几乎一直占据着主流思想的地位,其影响深远,是中国性格的重要组成,迄今仍可遁迹。它的影响,不仅仅之于普通民众,更为凸显的,是对读书人的作用。核心之处,则体现在其价值观上。

一般认为,读书人最最正确的出路,就是入仕,以此完成对自我价值的彰显。《论语》中“学而优则仕”也一直影响到了今天。

然而,以现在的视角,我总觉得这实则是对读书人的一种束缚。胸有大志没错,心系天下也没错。可如果真的无法完成家园天下的理想,追求自我完善潜心研学业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吧?更何况,常常有读书人因为所谓怀才不遇而满腹牢骚。苦闷的心情,写得好算名篇,写得不好,怕是与街头巷尾的闲散妇人抱怨家长里短差不多,只给人一种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。

那么,当抒写怀才不遇在那么些诗文里衍然成为“风尚”之后;当更多的人为了入仕甚至被扭曲了之后,这样一种普遍的人生价值观的意义,难道不值得反思吗?

再说隐士。

隐士们为何而隐,答案多多。归结一下,大约是对外部环境(或社会或政局)的不满,以及自身天性使然。但就陶渊明而言,则是这双重理由的叠加。归隐虽不是社会现象的主流,但隐士其实古来有之。而真正进入公众品评范围、认知视线的,还是在陶潜这一影响颇大的人物之后。

陶渊明归隐的最动人之处,也许 ,也许就是在“质性自然”四字上了,这是一种和淳朴澄澈的个性,正因此,才能洒脱,能透彻,能率性。能“即日解绶去职” ,能看清社会的黑暗,能体味乡村自然生活的韵味,能沉淀心绪发出一声“归去来兮” 的感慨……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太白在宦海九遭波折,才终于得出 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反问;子瞻在九度浮沉后,终有对世事更迭“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”的回答。可他们终究,仍被潜意识的基本价值观困扰着,无法“性本爱丘山”般豁然。

归隐是对自身价值的另一种体现,在“读书人除却做官外,是否能有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”这样一个命题的答案呈现未知时,“独善其身”无疑是另一则注解。追求归隐,则是在上述问题未能得以很好的解答前,展示了另一种可能。

就其本身而言,归隐也可说是一种态度。持有这一态度,也分真情与假意。

有人归隐就是归隐,植杖耘耕,采菊东篱,自求他的清静自在。而有的人即使归隐,心中所系,也仍是“欲济无舟楫”的真正出于本愿的言语。这样的人,只是主流价值观的另一种体现,与真正的“隐”实是不符。

处于当下,这样一个很多人认为物质至上的世界,我们能从归隐中体会到的,又是些什么呢?

我想,归隐代表的诸多意义之中,最值得品的,便是那——清静、旷达、自然的心境。唯有保持这样的鲜活,才能真正看清自身想要什么,追随什么,而不是被所谓的主流牵着鼻子走,实际已经迷失而不自知。

诚然,不管就哪一个历史阶段而言,“归隐”都是一种避世之举,不得不让人觉出几分消极的意味来。但就在这出世入世之间,其味、其韵却是永远品不尽,读不完。


作者信息


姓名:王韵泽


学院:外文学院


班级:2014级德语1


电话:13151981713


邮箱:363301916@qq.com